东家发帖猛夸保姆 网友分析宁波保姆市场符合需

2019-01-16 10:02      点击:

东家发帖猛夸保姆 网友分析宁波保姆市场符合需

找保姆难,找好保姆更难——网上关于保姆的吐槽、抱怨有很多。前天网友“Anna_草莓”就发微博吐槽自己的经历,“跑了一天保姆中介所,一无所获,好累。保姆真难叫,宁波市场价已经是3500一个月,还要休息两天。干保姆怎么这么好赚钱啊。”

在天一论坛,网友“噗嗤”分析了目前宁波的保姆市场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“说到底不是保姆少,而是符合需要的保姆少,开价合理的保姆少。”

保姆市场到底如何呢?昨天,我们在保姆中介机构较为集中的海曙永寿街转了转。

永寿街是一条小路,周边是一些中高档的小区。

几年下来,这里的保姆中介从一开始的两三家,发展到了现在的十五六家。

我随便走进一家,房间不大,我一进去,门口几位女子也都跟了进来。

老板是位中年女子,很客气,招呼我要找什么样的保姆。

我说要找月嫂,她接过话茬就说,我这里月嫂比较多的,有上岗证,都参加过职业培训。

“你要的话,我这里正好还有两个,一个年纪大点,宁波做过五六年了,口碑都不错;还有一个40岁不到,也是很有经验的,做过的几家人都很满意。”

老板说,现在需求最多的是月嫂、育儿嫂,其次是照顾老人、打扫卫生的。“我这里登记的资料很多,你可以来挑挑看。”

走出这家中介,换了家叫“捷洁家政”的,里面只有老板一个人。

“门口站着很多人,我觉得很难看。”老板说。

老板也是位中年女子,在她这里登记的有一百来个人,但她经常介绍给人的也就十来个。“找到我这里来的,很多是亲戚朋友推荐来的。”

她告诉我,她以前做过企业人事管理,看人蛮准的。

“一般一个人进来,跟她聊个把小时,心里就有感觉了。”她说,如果在宁波做过,我会问她具体是哪个小区、多少号,“说不出来就很可能是来蒙混的。”

“有些人不会做家务,也会过来做保姆,以为可以赚大钱。这个我要负责帮忙把把关的,毕竟也是对东家的负责。”她说。

拐弯到望京路上,这里有一家“甬康家政”。

女老板姓沈,刚坐下,进来一位阿姨,说要登记做保姆。

沈女士说,需要身份证才能登记。

“我出门忘带了,先填上,明天再拿来。”对方说。

沈女士默许了。事后她说,刚才那位阿姨,进来匆匆忙忙,做事肯定粗糙,“我不敢要的,碍于面子,才让她留了电话号码。”

“月嫂好不好,只能凭感觉。我会问一些育婴方面的细节问题,才能有一些感觉。”沈女士说。

“我这里登记的有四百多人,分了RED和BLACK以及全部。”沈女士说。

“红___?”我问。她笑笑默许。

我注意到,红名单上有30多个人。“这些是我推荐最多的,基本都是从这里挑人。”她说。

沈女士说,她曾做过10年的外贸,现在转行做了家政服务。“很多人都不理解,以为我脑子搭牢了。”

在沈女士店里,我碰到了丽水遂昌来做保姆的洪阿姨。

洪阿姨今年58岁,做这行已经四年了。

“女儿当时来宁波读书,我就做做家政,赚点钱。那个时候,听不懂宁波话,受了很多委屈,白天笑嘻嘻,晚上哭啼啼。

“我一般给人家带满月宝宝,带一年左右,现在工资3000多元。”洪阿姨说,几年下来,也相处了好多东家,感触还是比较深的。

“上次我去了一户人家,女主人每天指指点点要我干这干那,实在有点难受。大概待了一个月,就不待了。后来换了一家,男女主人做事情很客气。每天往我碗里夹菜,说实在的,这连亲戚都不一定做得到。”她说。

来自东北的刘英是育儿嫂,今年61岁。

“我们东北人好说话,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我跟东家没怎么红过脸。”刘阿姨说,主要是孩子的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有时候想法比较传统,会跟她有些小摩擦。

“跟东家相处,合得来最好,合不来也只能忍,更不能发火。我们都是做服务的,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。”

以“甬康家政”为例,在这里登记的保姆主要来自河南、湖北等地,人数大概占了一半。

“这行最大的问题就是流动性太大。有些事情,确实不好做。”老板沈女士说,最近她在考虑给保姆做业务培训的事,但一方面又有担忧,“培训完了,她们就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