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无结发之情却做义务“保姆” 这件事孙继凤已做了三年

2019-02-26 08:56      点击:

虽无结发之情却做义务“保姆” 这件事孙继凤已做了三年

 

  没有结发之情的孙继凤成为急性脑溢血患者胡冬赟的义务“保姆”,这位羸弱女子肩头扛起照顾偏瘫病人的重担,3年寒来暑往历经数不尽的艰辛。

  1月4日的合肥,大雪纷飞,孙继凤踏着厚厚的积雪,踩着坚冰,来到包公街道航运南村社区的一幢红砖旧楼。推开一楼小院门,院子雨棚下晾着衣服,地面边角坑坑洼洼,胡冬赟和老母亲早已在家里盼着她。

  胡冬赟的妻子因嫌弃家穷而离开,孙继凤因离婚而单身,2012年,两人经朋友介绍成为好友。2014年,胡冬赟突发急性脑溢血,推出医院手术室依然昏迷不醒。得知消息赶来的孙继凤,心里就像针扎一样难受。“医生都说他没救了,是治不好的,病危通知书都不知道下了多少次,可我就是不相信他真的醒不过来。”孙继凤毫不犹豫地请了一个月假,在医院照顾胡冬赟。

  出院后,胡冬赟偏瘫卧床不起,只靠七旬老母一人难以支撑照料。从那时起,不是结发夫妻的孙继凤依旧每天过来,风雨无阻。为了能更好地照顾胡冬赟,孙继凤找了一份上半天班的工作,每天中午不休息,直接赶来胡冬赟家里,忙活到下午5点多才骑车回家。

  航运西村6幢102室是个面积不到30平方米的小屋,狭小到两个人不能同时站在过道。这天屋外仍然寒风刺骨,取暖器发出暖黄色的光,让整个屋子温暖如春。胡冬赟背靠高椅坐下,孙继凤坐在矮凳上给他按摩双腿,又不断搓着他那抬不起来的左胳膊,边按摩边跟他聊天、讲笑话。按摩完了,孙继凤接着捶背,然后用左肩膀架起胡冬赟,一步一步回到床前慢慢坐下。

  像这样每天伺候,孙继凤已坚持了3年,她干事娴熟、手脚麻利,给胡冬赟泡脚、按摩、洗脸、刷牙,冬天推着他坐轮椅出门晒三四十分钟太阳,夏天架起他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冲澡。

  3年时间,在孙继凤的坚持照顾下,胡冬赟身上没有出现一处褥疮,从开始瘫在床上变得慢慢能坐起身,架起来还可以走上几步。

  一说起3年来的艰辛,胡冬赟经常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激动地拉着孙继凤的手直说她是好人,声音哽咽。而孙继凤却总嫌自己照顾胡冬赟的时间还不够多,为他擦去眼泪并安慰说,“会好的,慢慢来不要急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(实习生 汪艳 吴冰 记者 袁兵 文/图)